電子報的好處就是只要打開信箱,裡面就有你想要閱讀的文章,這一次我看到了這篇文章,覺得很適合跟大家分享,所以就轉貼上來,希望能引起一些共鳴!

其實,不管是朋友,情人,還是另一半,相處久了總是會有一些默契在,而這樣的默契不是斤斤計較得來的,是互相體諒,也是互相關懷的表現!生活中,我們總有一些「個人癖好」,或是「底限」,有的東西,再怎麼美味,有的人卻視之為無味,有的東西,再怎樣的高貴,還是會有人視之為nothing!

這就是人,不是十二星座就可以區分,不是生肖可以區分,也不是時辰就可以把人歸類為60種!
人和人之間存在著一種看不見的「磁性」,有的是超級相吸,有的是永遠互斥!所以我們把它總稱為「緣份」,當緣份來時,擋都擋不了,當緣分盡時,怎麼求也求不來!


得分卡

愛是視他人歡樂為自己的歡樂。──高特福爾‧盧柏瑞特 

隨著電影到了尾聲,房間裡也慢慢地熱鬧了起來。房裡溫暖的爐火、一閃一閃的聖誕燈飾混合著家人的笑聲,我心滿意足地笑了。電影一結束,便聽見媽喊著:「有誰要……」不一會兒,房間裡變得空蕩蕩,比輸了球賽時散場的速度還快。 

只剩我的男朋友泰德和我還坐著不動。他一臉迷惑地問我,發生了什麼事。看著我媽媽臉上的笑容,我說:「我們要幫我媽媽的車加滿油。」 

他立刻接著說:「妳一定是開玩笑吧?妳知道現在外面有多冷嗎?再說,現在已經晚上十一點半了。」 

我笑著說:「那你最好穿暖和些,別忘了你的手套。」 

我們趕緊將車窗上的結霜敲碎,躲進車裡。一路上,泰德好奇的問我,為什麼我們要幫我媽媽加油。我咯咯地笑著說:「每次我們兄弟姊妹們回家過節時,都會代替我爸爸幫我媽媽的車加滿油。 

後來,它就變成一種遊戲。我們心裡都清楚何時我媽媽要開口問,但是最後還留在房間裡的人,就必須出門幫我媽媽加油。」 

「真有這樣的事?」泰德回答。 

「沒錯。事情就是這樣。」我說。 

等待油加滿時,我們抓著手,跳來跳去取暖。「我還是不懂。為什麼妳媽媽不自己加油就好了呢?」泰德追問著。 

我笑著說:「我知道這聽起來有一點怪,但讓我解釋給你聽。我媽媽不自己加油已經二十年了。我爸爸總是幫我媽媽加好油。」泰德滿臉疑惑的問,我爸爸是否曾經為了得幫我媽媽加油而感到厭煩?我搖著頭說:「沒有。他從沒抱怨過。」 

「不可能吧?!」泰德立刻回答道。 

「是真的。」我耐心地解釋著,「有一年我回家過節。那時我還是大二生,我以為我懂得很多什麼女權、女性獨立等等。有天傍晚,我媽媽和我正忙著打包禮物。我告訴她,如果有一天我結婚了,我要我的丈夫也必須負責做家事、洗衣、煮飯。然後,我問我媽媽,是否為每天洗衣、燒飯感到厭倦。她平靜地對我說,其實這些事情一點也不麻煩。那時的我難以相信這是真的。於是,我開始搬出九○年代兩性平等那一套大道理,要給我媽媽上一課。」 

「『媽,我跟妳說……』然後,我媽媽放下手裡的絲帶,看著我說:『親愛的,有天妳會明白的。』」 

「這讓我更加生氣。我什麼也不明白。於是,我要求我媽媽解釋清楚。她笑著開始解釋給我聽,她說:『生活中,總有些事妳喜歡做,有些妳不喜歡做。所以,夫妻倆必須一起溝通,哪些是妳願意為對方做的事,你們分擔責任。我真的不在意洗衣服。當然,洗衣服很花時間,但我願意為你爸爸洗衣服。反過來說,我不喜歡去加油,我不喜歡那種味道,而且我也不喜歡站在冷風中等油加滿。這就是為什麼妳爸爸總是幫我加滿油。他上街買日常用品,我煮飯。他割草,我清理等等。』」 

「『所以,』我媽媽繼續說著,『婚姻裡是沒有計分板的。妳幫他做些事,讓他的生活輕鬆一點。如果,妳想起這是為妳愛的人所做的付出,妳就不會在意洗衣、燒飯或做任何事情,因為妳這麼做全出於愛啊!』」 

「過去這些年來,我一直思考著她說的話。我喜歡他們經營婚姻的方式。你知道嗎?如果有天我結婚了,我也不會像計分板一樣。」 

回家的路上,泰德忽然變得不尋常的沈默。到了家,停車,熄了引擎後,他轉頭看著我,臉上是暖暖的笑容。他拉起我的手說: 

「只要妳喜歡。」他以溫柔地口吻說:「我願意一輩子為妳加油。」 

作者:
瑪格莉特‧穆勒 

創作者介紹

Jenny老師的~Sweet~部落格之痞客精華

Jenny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